滬上黃牛環貿商場大打出手 搶鞋近80雙鞋轉手可賣四五千

iapm環貿商場的自動扶梯下,幾十雙阿迪達斯鞋盒散落在地。 /視頻截圖

Adidas yeezy 350 boost v2“zebra”

24日下午5時許,iapm環貿商場內,為了搶購阿迪達斯一款名為yeezy 350 boost v2“zebra”(以下稱“白斑馬”)的鞋子,幾名男子大打出手。

事發後,多家球鞋圈公眾號發文稱,iapm環貿廣場廝打事件的起因,是由於“技術販子破解了搶鞋軟件的後台”,搶走了近80雙鞋,引起其他“黃牛”的不滿。

記者調查發現,這款被稱作“白斑馬”的鞋單雙售價1899元,在淘寶上轉手就可以賣到四五千元,甚至更高的價格。也就說搶到以後,轉手就可以賺兩三千元。

究竟是誰炒熱了球鞋圈?搶購的背後,又有著怎樣的商業生態?

一雙鞋轉手賺兩三千元

24日下午5時許,iapm環貿商場的自動扶梯下,幾十雙阿迪達斯鞋盒散落在地,幾名男子踩踏著鞋盒廝打在一起。

據現場目擊者介紹,當時聽到一陣鞋盒倒塌的聲響,跑到扶梯處一望,竟是到現場提鞋的幾名“黃牛”打起來了。

原來,24日下午是阿迪達斯一款名為 yeezy 350 boost v2 “zebra”的提鞋日,這款鞋6月21日下午4時在搶鞋軟件“adidas comfirmed app”上開搶。但據眾多顧客反映,搶到一雙鞋難度極大。

“我21日下午3:58進入軟件,一部手機進入倒計時開始搶鞋了,另一部一直沒有反應,顯示網絡異常。”一名顧客說。

據一名現場目擊者說,這場鬧劇發生在搶鞋的“黃牛”之間:“有’黃牛’破解了搶鞋軟件,把鞋都搶走了,其他’黃牛’氣不過,為此打了起來。”

事發後,多家球鞋圈公眾號發文稱,iapm環貿商場廝打事件的起因,是由於“技術販子破解了搶鞋軟件的後台”,搶走了近80雙鞋,引起其他“黃牛”的不滿。

另一名在現場拍下視頻的目擊者稱,事情發生後,現場涉嫌打架的人都被警方帶走了。

昨天,晨報記者從徐匯警方了解到,6月24日17:11許,分局接群眾報警稱,淮海中路一商場內發生糾紛。接報後,民警趕赴現場處置。經了解,系商場內一運動品牌進行促銷活動,買鞋人之間因搶購商品引發糾紛。目前,徐匯警方正對案件情況展開調查。

昨日,晨報記者就此向上海adidas的工作人員求證此事,對方表示:“公司暫不發​​聲”。

“黃牛”僱人抽籤搶鞋

為了一雙鞋,在人流眾多的商場內公然大打出手,那麼,這雙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魔力”?

記者調查發現,這款被稱作“白斑馬”的鞋單雙售價1899元,在淘寶上轉手就可以賣到四五千元,甚至更高的價格。也就說搶到以後,轉手就可以賺兩三千元。

據一名有著5年售鞋經驗的商家透露,這一次,絕大部分“黃牛”其實也是通過adidas com-firmed app抽籤預訂的,但“黃牛”的後面還跟著一群兼職人員。 “’黃牛’ 一般會在上海兼職網站上僱人到app抽籤,如果中籤了,’黃牛’ 需要支付中籤人員100-200元不等的費用,並在發售當天帶著他們一起去提鞋。不中籤則不用支付酬勞。”

記者在網頁上搜索後,的確發現了幾則招聘信息:這些招聘信息中,所需人數竟在300-400人之間,一則名為“急招阿迪達斯搶購兼職”的招聘信息上寫到,需要有蘋果手機,必須提供身份信息,在指定時間內下載好app並完成註冊。此外,這則招聘信息還有詳細的搶鞋教程,並告知:“不用你出1分錢,也不用你墊付,我會在店裡給你600元獎金。”

記者隨後撥打了此招聘信息的聯繫人,對方表示獎金會根據鞋的市場價浮動,有兼職需要可隨時保持聯繫。

除了由兼職人員自行操作之外,大多數“黃牛”還會幫助兼職人員預訂。 “大部分情況下,兼職人員只要提供身份信息就行。因為在預約軟件上選擇完尺碼後還有一個類似購買的過程,需要一定的技巧。”某淘寶店主透露。

記者隨後也在網上找到了此類兼職信息。對方稱:“你需要提前把身份證號碼和姓名發​​給我們,我們在軟件上自動幫你預約,以保證預約成功。”

至於兼職人員的酬勞,知情人士透露,“因人而異”:一種是根本不懂球鞋的人,酬勞在200元左右; 另一種是略懂一點的球鞋愛好者,但是缺少售賣渠道,成功中籤後酬勞會高達1000元。

“黃牛”有專門售賣渠道

“中籤的機率要看每雙鞋的發售量和發簽量,這都是不固定的。”一名經驗豐富的代購鞋商告訴記者,yeezy系列一般只有10%的中籤率。

“黃牛”提到鞋後,有專門的渠道售賣,同時也會通過微信、淘寶等渠道批量出售,“他們主要還是把鞋賣給我們這樣做代購的。比如1899元這雙’白斑馬’,我們4000元從’黃牛’那裡收過來,賣4500元-4600元的樣子。”該鞋商告訴記者,“黃牛”也會根據這個市場價做零售生意。

也就是說,這款售價1899元的“白斑馬”,“黃牛”賣給做代購的鞋商約賺2000元/雙,自己零售則能賺約2500元/雙。

那麼,這2000多元的利潤是根據什麼定的呢?

上述鞋商告訴記者,市場價格通常參考發售前淘寶各大店舖的預售價格。 “一雙鞋的預售量達到50+的就算是大店鋪了。”品牌官網和一些公眾號會即時預告“網紅”鞋的發售信息,通知球鞋愛好者做好搶購準備。這些淘寶上的大店鋪則會做提前預售,他們定的預售價格通常就是這雙鞋的市場價。記者在一家粉絲有近200萬的淘寶運動品店看到,“白斑馬”的預售價為4599-9999元,具體價格根據不同鞋碼而定,基本都在5000元上下,此鞋的預售量有170筆。

“因為是二次發售,’白斑馬’的市場價從1萬元跌到了四五千元。”該鞋商介紹,影響市場價變動的另外一個因素,即鞋子的發售次數,這次是“白斑馬”面世以來第二次發售,貨量多了,市場價也就降了。

新聞延伸

是誰炒熱球鞋圈?

實際上,每當“網紅”鞋限量發售時,整個球鞋圈都會迎來一陣熱炒。除了“黃牛”和普通顧客之外,炒熱這個圈子的還有一些散戶以及“口販子”。

據一名經營了5年球鞋代購的鞋商介紹,搶購的散戶(就是那些中籤了就賣的顧客),自己不穿,“純粹碰運氣賺錢”。 “我有不少客戶也是散戶,他們中籤了,有時候會來問我收不收。也是根據市場價買給我,一雙‘白斑馬’售價在4000元左右”。

在球鞋圈內被稱為“口販子”的人,和散戶是有區別的。 “他們根本沒貨,但是有一個很牛很能賣的淘寶店。”據一名擁有4萬粉絲的淘寶店主透露,“口販子”的淘寶店鋪會掛上新品的全部鞋碼,價格略高於市場價,鞋源則從各大調貨群裡求得,讓群內的賣家低價幫忙代發,“口販子”賺中間的差價。

由於散戶和“口販子”逐日增多,代購鞋商的生意已經大不如前,“散戶變賣家,對我們的衝擊比較大,我們一雙鞋也就賺幾百元,生意越來越不好做了。”一名鞋商說,在使用app 預訂之前,買鞋的隊伍“戰線更長”。此前,買鞋全靠人工排隊,門店發布發售時間後在現場發簽。由“黃牛”帶領的兼職隊伍,會在發售前一日就早早到達現場,“一般’黃牛’前一天晚上9、10點就會帶人去排隊,yeezy 基本都是通宵排隊,因為利潤高” 。然而,人工排隊時期,“黃牛”的隊伍也不是十拿九穩的。發售當日,排隊者依次到門店拿簽,門店再對這些拿到籤的人進行抽籤,“也就是說排隊的人也不一定能買到,yeezy 的發售沒有過先到先得的。”

據介紹,人工排隊時期,排隊兼職人員的工資通常按小時計算,通宵120元/人,中籤後再給100元。沒中籤的人也要付排隊費的。

一名有4年代購經驗的鞋商說,相比人工排隊時期,不少“黃牛”更喜歡現在的app預訂,中籤後才結錢,成本更低,但這次“技術販子”破解了搶鞋軟件,搶購的公平性又被打破了。這次發生在環貿廣場的廝打事件,實際上是傳統“黃牛”對“技術販子”破解搶鞋軟件不滿的一次發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