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世界杯出局 阿迪達斯半價折拋售其球衣

四年前的巴西世界杯,冠軍隊德國的贊助商adidas賣掉了超過300萬件德國球衣,而今年隨著這個衛冕冠軍的提前出局,未曾預料到這一結果的贊助商不禁也亂了陣腳。
 
德國隊最大的兩家贊助商分別是阿迪達斯和汽車品牌梅賽德斯 – 奔馳,其中阿迪達斯每年需付出6500萬至7000萬歐元的贊助費,其餘贊助商還包括男裝品牌BOSS,漢莎航空和德國商業銀行等。

鑑於此前德國隊球衣的銷量一直名列前茅,阿迪達斯在本屆世界杯開賽前便決定首批德國隊球衣只通過自營門店和官方電商渠道進行銷售,可見阿迪達斯對德國隊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然而,德國隊的出局打亂了阿迪達斯在本次世界杯中的所有計劃據時尚頭條網早前監測,德國隊以0:2輸給韓國隊並打道回府後,阿迪達斯官網便發起了德國隊主場球衣5折起的促銷活動,原本售價為599元的球衣打折後只需要299元。
 
而阿迪達斯此前對德國球衣的預估銷量在150萬件左右,現在看來已不可能完成目標。有業內人士指出,球衣為足球品類最賺錢的產品,品牌每年贊助的球隊數量是衡量獲利的首要參考標準,而阿迪達斯主動下調最核心的德國隊世界杯系列產品價格,意味著其此次贊助所獲利潤將大幅減少。不過也有觀點認為,雖然衛冕冠軍已經出局,但許多德國球迷仍然願意在這個時候入手德國隊服。

值得關注的是,據湯森路透與StyleSage Co.對全球世界杯零售商,品牌和產品銷售情況調查發現,在過去7天內Nike世界杯產品的出售率為28%,遠高於adidas的6%,且耐克球衣的售價為1099元,是阿迪達斯均價599元的兩倍。
 
據統計,阿迪達斯在本屆世界杯中共贊助了12支球隊,比競爭對手耐克還要多兩支,除了德國隊,阿迪達斯贊助的球隊還有阿根廷,比利時,西班牙,哥倫比亞,墨西哥,俄羅斯,瑞典,日本,伊朗,摩洛哥和埃及,其中有8支球隊進入16強。
 
而競爭對手耐克所贊助的10支球隊中,僅巴西,英格蘭,葡萄牙,法國和克羅地亞5支球隊出線,在數量上依然比阿迪達斯差3支。此外,晉級的球隊還有彪馬贊助的烏拉圭和瑞士,以及胡默爾贊助的丹麥。
 
儘管在贊助球隊數量方面,耐克處於弱勢,但在此次世界杯中,約有60%的球員的運動鞋由耐克提供,其在提供專業運動裝備的地位依然無法撼動。據悉,國際足聯規定參加比賽的同一球隊的不同球員可以穿不同品牌的球鞋,但同一球隊的所有球員必須穿同一品牌的球衣。
 
從合作球星來看,耐克的陣營包括Ç羅,內馬爾,阿扎爾,哈里·凱恩等,阿迪達斯則簽下梅西,蘇亞雷斯,博格巴,厄齊爾等。足球明星的裝備特殊性雖不能直接起到帶貨效應,但品牌通常將其作為代言人拍攝廣告以提升運動鞋和周邊產品銷售。
 
據德國一轉會網站估算,本屆世界杯736名球員中,共有12名球員理論市場價值在1億歐元以上,以球隊計,共有7支球隊總身價在7億歐元以上。在被提及的12名球員中,內馬爾,姆巴佩,阿扎爾的個人贊助商都是耐克。
 
莫斯科時尚諮詢機構首席執行官Anna Lebsak-Kleimans早前表示,贊助世界杯這樣的盛事的意義不僅停留在銷售層面,更重要的,不過,Nike是否會成為本屆世界杯的最大贏家仍有待觀察。是宣傳意義,它意味著品牌的廣告將遍及此次主辦方俄羅斯的12個城市乃至全球。
 
adidas首席執行官Kasper Rorsted則於早前坦承,對本屆世界杯的讚助效果並沒抱抱大希望,因為舉辦地在經濟並不發達的俄羅斯,“俄羅斯的經濟潛力遠不如四年前的巴西世界杯,但將是一個把我們品牌在全球推廣的最佳途徑。“據悉,阿迪達斯自1970年年起便是世界杯官方用球的贊助商,並已與國際足聯簽約至2030年。
 
據時尚頭條網數據,在截至3月31日的三個月內,阿迪達斯銷售額同比上漲10%至5​​5.9億歐元,對比集團2017年第一季度18.9%的增長率有所放緩,淨利潤則大漲18.6%至5.4億歐元,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49.6%增至51.1%。
 
其中,阿迪達斯品牌銷售額增幅達兩位數,銳步銷售額同比下跌3%。就地區而言,集團在北美和包括中國在內的亞太地區均錄得雙位數漲幅。對於第二季度,阿迪達斯預計在世界杯的推動下,其收入增幅將高達140.8%。
 
Wedbush分析師Christopher Svezi則在最新報告中指出,受德國隊出局影響,adidas在當前季度的銷售前景面臨風險。她表示,在上屆德國拿下世界杯冠軍後,adidas運動服的銷量在2014年下半年增長了10%,而此次或出現相反的情況,特別是在西歐市場的業績將充滿挑戰,除非阿迪達斯贊助的西班牙隊能晉級決賽或贏得世界杯。
 
自世界杯開始以來,阿迪達斯(ADS.ETR)股價累積下跌6%至每股187歐元,市值約為402億歐元,耐克(NKE.NYSE)股價則累積上漲近7%至每股79美元,目前市值約為1278億美元。